小熊有話要說
此為熊滴世界之規則,未讀勿入 *白熊.貓奴.水瓶腦注意/ *內含過多幼稚想法,傷腦注意/ *熊滴樂果站: 【http://a92921.pixnet.net/blog/post/168783453】/ *關於小說&繪圖請不吝指教!!/ *此區公告訊息可能隨時更新,還請關注,謝謝~

來分享一首undertale的同人歌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Kb7TCEVa1c

敬請圖文和音樂配合食用哦哦哦OUO

擔心看不懂的孩紙請先參考這:Sans的介紹Frisk&CharaAsriel的介紹

 

***文長注意***劇透警告***

迴響殘音ECHO

image.jpeg

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誰能來告訴我好嗎

為何我切換得比電視頻道還要快

我是黑色

然後化為白色

不,有些不對勁

我的敵人是無形的,我不知該如何與之抗衡

顫抖著的恐懼已經超出了我的負荷

當我對抗著鏡中的迴響殘音

 

image.jpeg

「那承諾從一開始就什麼都不是,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嗎?

「覺悟吧,你的力量從一開始就是殺戮的武器,

「已經不能再心軟了,我的兒子。」

這條紅色圍巾...曾經在他的脖子上飛揚著

...現在只是靜靜的躺在慘白塵埃上。

我只是靜靜的看著我的兄弟--或者說,曾是我弟弟的塵埃,

骷髏是沒有眼淚的。

拾起圍巾將臉埋入,似乎仍能聞到Papyrus的味道。

「覺悟吧,Sans,地底下最強的戰士。」

熟悉的低沉嗓音再度響起,我決定不再抗拒...

...就這一次,我聽你的。

左眼眶一陣灼熱,

閃過刺眼金芒之後,燃起了,冷艷的藍光。

那條紅色圍巾此刻在他的墓碑上飛揚著。

轉身,我低語:「骯髒的弒弟兇手啊...

...我將親自審判你。」


最終審判廳中,靜得只剩下外頭隱隱約約傳來的啁啾聲。

對不起了女士,我曾答應妳,保護來到地底的每個孩子,不傷害他們,對吧

可是現在,妳和Papyrus,還有大家都離開了我身邊。

他殺了每一個魔物。

請原諒我將打破承諾......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我勾起嘴角說道,

「鳥兒啁啾、花兒綻放,像這樣的日子,像你這樣的孩子--

--應該接受地獄業火焚燒。」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你死亡的次數已經無法用雙手計數,為什麼你還要回來呢?

你灑出的鮮血和你的雙眸一樣紅啊,嘿嘿。

呵,是想殺死我的決心將你的眼睛染紅的吧。

「出來吧,Gaster Blaster,聽令於我。」左手纏繞藍光,我的聲音與他重疊在一起。

Gaster,骨龍形武器Gaster Blaster的發明者,賜予我力量的早逝天才,我的父親。

「Sans,終於有點我兒的樣子了。」我看不見他,但在力量覺醒時能聽得見他。

「別會錯意了,」在那孩子眼中我像在自言自語吧!?

「我動真格是為了被這傢伙屠殺的他們,不是為了服從你。」

我是他們的憐憫

我是他們的復仇

我是他們的決心

操縱著重力,我將那無良殺手牽制於空中動彈不得,左眼艷芒一閃的同時一彈指--

--Gaster Blaster發射的衝擊波瞬間斃了那孩子。

「拜託,回歸正途吧,孩子。」闔眼低語,我並不想目睹他的死狀。

額前流下幾滴汗水,無法控制的身子一軟跌倒在地,使用力量的後遺症...

...昏睡過去之前,我只看到滿地的,曾經我承諾要守護的人的,鮮血。

就讓我當罪大惡極的最後審判者,讓我獨自承受這一切吧。

這是我的,決心。


「孩子,我問你,你認為,就算是再罪孽深重的人,也有改邪歸正的機會嗎?」

你只是沉默的舉起手中的刀子。

「算了,換個更好的問題...

...你想經歷一段糟糕的時光嗎?」

他似乎已經漸漸熟練和我的戰鬥,廝殺的時間漸漸變長--

--我熄掉眼中輝芒,即使傷重,他卻爬了起來,不再是倒地不起。

而現在的我,連看清他的身影都有困難。

「好吧,那我要使出絕招了

我要將時間靜止於我的回合,呵,你也知道如此一來你就沒辦法攻擊我對吧?

我們就對峙於此處,直到永遠吧。」

他仍是沒把刀子放下,就這麼等著,血紅的眼中仍是閃耀殺氣。

我喘著氣,直到永遠,嘿嘿。

......

為什麼連睜眼都變得吃力?

我不能昏倒,不能,

我不能昏過去!

迎接一片死寂之前,我感覺背脊撞到了地面。

......

......「醒來!」

讓我再睡一下吧,爸,我真的,好累好累了。

「我說醒來!!」等等,感知快恢復了......

......!

刀刃劃過空氣的聲音!

下意識的一閃,我勾起微笑:「你以為你可以......

下一秒,一切都靜止了,

隨著濺灑的殷紅,

和猛然出現在眼前的

Gaster的黑色身影。

啊啊啊啊啊我不能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ANS!!大半夜的吵死了!!」

pap...papyrus!?

他他他他沒事!?

我滿身的冷汗都快乾了,我才發覺這是場夢魘。

一切...都太真實了...

我撫著左眼,嗯,希望我永遠都不會聽見Gaster的聲音。

倒回床鋪上,依然睡不著的我,聽不見某個低沉嗓音幽幽迴響:

「平行時間軸上,你的塵埃,飄散......」

 

image.jpeg

「第八個人類,你好,我是Chara。」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Chara。

「你能看得見我,代表你有和我一樣的非凡特質--

--決心

「你叫Frisk對吧?你不是想更了解他們嗎?你的魔物朋友們,

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這次重置之後,我說什麼,你照著做便是......」

......於是那次,我殺了所有魔物。

等到被Chara催眠的我醒過來之後,一切都太遲了。

我想起Sans為了阻擋我精疲力盡之時說的:

「你永遠不會放棄,就算前進對你而言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就直說了,不是為了好或是為了壞,你只是單純因為知道"你可以"。
而正因為"你可以",你就"非做不可"。」

他說對了,在那之後,他昏睡過去,他的鮮血為那場審判畫下了句點。

我按下重置。

罪孽深重之人,也有改邪歸正的機會嗎?

我可以,所以我非做不可。

(你覺得充滿了決心)

「呵呵,我又醒了呢Frisk,怎麼樣,要再大鬧一場嗎?」

看著Chara扭曲的笑容,我堅定的回答:

「不,這一次,我不會再聽你的。」

Chara的目光更顯冷冽,他身邊騰起的黑色煙霧向我襲來......他試著控制我!

「我憎恨所有魔物和人類...他們憑什麼擁有幸福快樂...?我恨他們!」

「Chara...」我想起那次得知了Chara死前,Asgore對他說的話:

「Chara!你不能死!你是魔物和人類的希望。Asgore這麼說對吧?

我會代替你成為大家的希望和未來,所以,請放心的走吧。」

黑霧漸漸散去,腦中尖銳的吼聲停歇。

「你確定你能...?」Chara明顯的動搖了,他一定想起了生前在地下的時光...

...那時的他,是快樂的。

「這是我的決心。」我用最真摯的目光輕聲向他承諾。

Chara的身影緩緩淡去,就這麼靜靜的,蒸發了,他的靈魂終於安心的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替我拯救Asriel,拜託你了。」空氣中似乎飄著最後一絲迴響殘音。

我知道了,一定會的。

在那之後,我再也沒看見Chara。

四周隨風搖曳的,是Chara最喜歡的黃花。

瞥了黃色花海最後一眼,啟程,我低語:「再見。」

 

image.jpeg

我用藤蔓纏住了所有魔物,所有跟那人類當朋友的魔物,那人類一臉驚懼的瞪著我。

「我不想要你離開!只要你贏了,你就再也不會陪我玩了!」

作為Flowey不太好辦事啊......

就吸收六個人類靈魂和所有魔物吧。

一陣強光過後,我睜開眼睛,聳了聳肩,啊,恢復真身的感覺真好。

「終於,我已經厭倦了當一朵花兒,

安安!Chara,是你嗎?

是我啊!你最好的朋友--

--ASRIEL DREEMURR」

「你不知道嗎?我一點都不介意毀了這世界!

每個人的記憶、你的經歷,我要將它全部歸零!

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重新來過--再一起玩了!」

只要我現在打敗你!

可是,Chara,為什麼你會再站起來?

我的攻擊已經確確實實打穿了你的要害,為什麼你還站得起來?

為什麼要站起來!

難道你就不想,再和我們死前一樣跟我玩了嗎!?

你不知道,在我傷重死去之後,即使成為了照理來說感覺不到「愛」的Flowey,還是一直掛念著你嗎!?

你是唯一一個瞭解我的人啊!

然而現在,你似乎不怎麼瞭解我的寂寞......

......「就讓我們看看,你的決心有多強大吧。」


吶,渾身充滿了力量。

展開七彩炫爛的翅膀,人類被掀起的狂風吹得退了幾步。

這就是我的終極形態--死兆天使!

畏懼吧!人類!

沒想到,他這次竟然開始喚醒我體內的魔物靈魂...!

感受著他們強烈的情緒......為何你們能有希望、夢想,還有愛!?

只要他贏了,我就回不到那時候,我就回不到還能感受到愛的時候!

「讓我贏吧!」我用盡全力朝他發射光束!

你還沒死!你還活著!不可能!這一切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你擁有的決心DETERMINATION

一如我所認識的Chara。


淚水奪眶而出。

我變回了死前幼年的樣子,再也忍不住的哭泣著。

「我一直是個愛哭鬼啊,對吧,Chara。」

......「你不是Chara對吧?」

我輕喃,不知道是在對他說,還是對自己說:「很久以前,他就走了。」

「你叫什麼名字?

Frisk,真...真是個好名字...」很久以前,我也跟Chara這麼說。

「對不起,我傷害了你的朋友們,傷害了你。即使你不能原諒我也沒關係...

不過在離開之前,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得做...」

現在我身上有大家的力量...有大家的決心...我相信一定可以的。

......

人類和魔物世界之間的屏障,被打破了。

......

隨即,我釋放了先前吞噬的所有靈魂。

「在失去了那些靈魂的力量之後,我沒辦法再保有現在的姿態...

我會變回一朵花,再也...再也感覺不到愛...

所以啊,Frisk,忘了我吧

回到愛你的人身邊......」

......

我覺得,好溫暖。

Frisk抱著我,輕輕的拍了拍我。

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的感受了......

即使可能不會再覺得被愛,我也要好好記住此時此刻的感覺......

「再見了,Frisk,替我多關心爸爸和媽媽,好嗎?」


一朵花正仰望著天空。

屏障被打破後,魔物們終於享有真正的自由,回到地面生活。

Chara,你現在過得好嗎?

我想,Frisk是不會重置這美好的時間軸的

他成為了人類和魔物的希望。

我想,大概再也不會有UNDERTALE了吧。

沒有地下物語了,哈哈,希望和夢想物語如何?

 

There's no ECHO anymore.

Hopes and Dreams Save the World.

 

 

 

感謝你/妳耐心的看玩了這篇渣文!!

有不懂或想討論的地方歡迎OUO

最後丟張Sans男神的圖圖W

image.jpeg

死神形象嘎WWWWWWW(灑花<3

好啦這文真的超長的

就在這裡告一段囉啦~~跪求推+留言XD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熊 的頭像
白熊

白熊的世界

白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敝人在下西瓜
  • 文筆很好啊!! QQQQ
  • 初次見面你好XDDDD
    謝謝誇獎小的還需精進OUO

    白熊 於 2016/07/14 20: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