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有話要說
此為熊滴世界之規則,未讀勿入 *白熊.貓奴.水瓶腦注意/ *內含過多幼稚想法,傷腦注意/ *熊滴樂果站: 【http://a92921.pixnet.net/blog/post/168783453】/ *關於小說&繪圖請不吝指教!!/ *此區公告訊息可能隨時更新,還請關注,謝謝~

Sans 030.JPG

不放圖會覺得怪怪噠=W=(雖然好像無關XDDDDD

*undertale劇透有

*Sans X Toriel 官配有

 

 

-進入正文-

 

「抱歉了,女士。這就是我從不許下承諾的原因。

「審判的時間到了。」


 

他還記得,那天的風帶著一絲六瓣花的清香。

難得不使用瞬移,他循著微風的來向穿過一片針葉林,盡頭是扇緊掩的厚重大門。

門上刻著國徽,他轉身張望,印象中這扇門應該通往昔日的王城,如今的廢墟。

上次到這兒來的時間他已經想不起來了,明知十之八九開不了,他依舊伸手輕推大門,嗯,果然鎖著呢。

哨崗那一向沒什麼事,他不打算就此打道回府上班。隨意的席地而坐,他思考著要不要空間穿越闖入,但是--即使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裡頭有人呢?

這一思慮,倒令他挑起了眉,加深了嘴角上揚的弧度...

...「敲敲門。」

指節叩門發出輕脆聲響,他靜待片刻,呃,或許是好一陣子吧,雖然他對時間流動的感知比誰都敏感,但還是默默等了挺久。呵,反正他從沒抱有期待,該回去了,Papyrus正等著大罵他翹了大半天班吧。

「是誰...是誰在那兒...?」身後傳來的話音令他愣住,停下了瞬移的準備。

那嗓音...他似乎曾經耳聞,但是始終憶不起屬於誰...

不過問彼此的身分,是他們日後的默契。

那天後的每個午後,他都會去和門後的她分享新的笑話,她貌似喜歡他的爛笑話,而他似乎喜歡上她的笑聲。

「為什麼一位女士需要一個骷髏?」他斜椅門板上,輕輕的說著。

「為什麼呢?」她沉默了一會兒,放棄了猜測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開口輕問。

「因為...她覺得很『骨』單...」

他閉上眼迎接靜默。

幾日前,他確認了她的身分。

她是離開國王身邊的王后,Toriel。

國王為了破除屏障屠殺人類,Toriel和他意見相左,她無法接受生命無辜的消逝。於是她很久以前就離開新王城,獨自隱居生活,國王至今遍尋不著。

身為忠於國王的皇家衛隊成員,他不但沒說破她的身分,更沒上報消息。

他想她或許依稀知曉。

他是國王重用的皇家審判者,骷髏Sans。

他苦笑,她應該不知道他的名字,畢竟立場不同,她不會想要接觸審判那些人類的最後殺手。

「吶,」他聽見她靠上門板的聲音,「我每天都期待著你的話音響起,每天都想像著你的容顏...」她開始哽咽,「我好想見你,真的好想看見,即使...」

彈指聲劃破寧靜,她知道他瞬移走了。

Sans釋放著全部能力,直到渾身脫力倒下,雙眸對焦渙散著,他認不出這是哪個遙遠的時空,索性閉上了眼。

......即使,他罪孽深重。

 

隔日,Sans沒有來。

她看不進書上任何一字,顫抖著的手令她做不好任何事,她為他擔心得什麼都吃不下,直至深夜仍難以入眠,一顆心成天懸著--她不該那樣說,她明明相信他的!

「抱歉,一定讓妳操心了吧。」一天即將結束之時,她念著的嗓音終於帶著濃濃疲憊緩緩響起,緊接著是重重坐下...或倒下的聲響...

他聽見她倒抽一口氣,「我沒事,不小心坐太大力了,呵呵。」他無法撐起倒臥在地的狼狽身軀,只能擠出輕鬆的語氣。他醒得太晚,還好靠著意志力趕回來了。

「真的很對不...」「我問妳一個問題,」他打斷了她,她不需要道歉,從來就不必,「妳認為,罪大惡極的人也有機會改過自新,只要他們願意?」

他靜靜等著她的答案,地表世界的滿天星斗,應該正閃爍著吧?

「是的。」

Sans一陣輕顫,他笑了,翻身仰躺,對著本應是星空的位置微笑。

「審判者先生...我相信你是個好人,我相信你...即使這將讓你為難,但你願意答應我一件事嗎?

「請別傷害來到地下世界的孩子們...保護他們...好嗎?」

他從不應許任何承諾,更何況,曾經,過去的時間軸...他記憶中的「惡夢」...

「我答應妳。」

 

Sans醒來時已近正午,自己昨晚何時昏睡過去的...?他赫然發現昨日搞得一榻糊塗的自己已被打理乾淨,身上還多了條毛毯...一定是她,錯不了的...

他敲了敲廢墟的門,但是沒人回應,他摺好毯子擺在門邊,沒有瞬移,緩步離去。

隔天她依然沒有應門,但原先放著毛毯的地方換成了一朵金黃的六瓣花。

Sans彎身拾起,靜靜嗅起花香。

或許,他們都需要靜一靜。


 

那個帶著決心的孩子來到了地底世界。

「嘿,我信任你,小子。」那孩子擁有的力量多少令Sans猜忌...若不是約定的緣故,他或許早已殺了他吧...不過,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這孩子現在是國王眼中的...不,是所有魔物和人類的希望...

「好久沒看星星了呢。」上次想起星空的,那個夜晚...他眼帶笑意轉頭望向將他們帶回地表的孩子,卻發現--

那樣的笑容,那樣的眼神...

...和他惡夢中一模一樣。

下一秒,他守護至今的孩子啟動了重置,結束了這條美好的時間軸。


 

他從另一個夢中醒來。

廢墟中回應他敲門笑話的人已然不在,大門後走出的是血紅雙瞳溢滿殺氣的背叛者。

他走進廢墟中的金黃花圃,淚無聲的落在六片花瓣上,不遠處靜躺著的,是昔日提出承諾的好友,如今映著慘白的塵埃。

「對不起。」

冷藍的燄芒在他的弟弟不久後隨之死去之時燃起。

「你這個骯髒的弒弟兇手。」

承諾,崩毀。

「你最近很忙嘛,哼?」佇立最終審判廳中,只剩,他們二人。

因為你忙著把我的朋友們全部絞殺。

「吶,我問妳一個問題

「你認為,罪大惡極的人也有機會改過自新,只要他們願意?」

「算了,換個更好的問題...

...你想有段糟糕的時光嗎?

左瞳藍芒一閃,他將手刃他承諾要守護的孩子--

--他們都是罪大惡極的背叛者啊。

今乃良日,鳥華齊放

有日如今,稚子如爾

當 沉 紅 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熊 的頭像
白熊

白熊的世界

白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辰星乂剎痕...
  • 喔~sams大概是這個遊戲裡最可憐的角色了
    他背負的是多重大的責任與痛苦阿...qwq
    (個人比較喜歡sans X friskㄎㄎ
  • Sans超可憐QWQ
    個人最喜歡的是Gaster X Sans
    其次是Sans X Frisk OUO
    只是因為遊戲裡提到的這段還挺浪漫的想寫寫看XD

    白熊 於 2016/06/25 20: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