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萌圖鎮樓(X

#貌似Gaster X Sans(σ゚∀゚)σ..:*☆(本命配(((o(*゚▽゚*)o)))

 

在Sans的印象中,Gaster一向是個很理性的人。

呵呵,背對著他的白袍身影可是屬於皇家科學家呢,不非常理性才不正常吧。

他如此說服自己。

那麼自己性格陰沉冷漠也是正常的吧?

「Sans,去拿可以盛裝特殊物質的容器。」......連頭都沒轉過來。

「......喔。」

 


 

「如果哪天我不在了,誰來幫你這懶鬼折領子呢Sans?」

「不會發生這種事的,G。」

...只是整理領口,也可以做起這種不吉利的假設...

「Sans...?SANS!」

唉,出神了。Sans含糊應了聲朝他方才正想著的人走去。

為什麼這麼一點小事也可以記這麼久...?

Sans只是一直不肯承認,他默默將一些事收藏起來回味。

他只是一直不肯承認,這些足以證明Gaster不是全然冷酷的理性。

他只是一直不肯承認,他始終希望著Gaster能有更多時候,看著自己。

 

一邊整理著實驗紀錄,Gaster一邊開口:「Sans,等等我們去給Pap買條新圍巾吧。」

Sans沒有做出什麼反應,半晌才低聲回答「...你還記得啊...?」

Gaster尷尬的笑了:「抱歉上次忘了你生日...嗯其實是在緊急加班啦...沒時間給你慶生,這次有時間當然給Papyrus好好慶祝,你說是吧?」

「本來想說你忘了,我要毀了這些紀錄。」

Gaster清楚感受到一股冷冽的氣息在身旁醞釀,他這兒子其實挺有氣質上的才能,重力牽引的家傳速攻魔法也學得不錯,不去做皇家衛隊高層,困在這和他做實驗實在可惜,可惜啊...

...Sans自幼體質不佳,他實在不能讓他冒險。

Sans是否因此怨過他呢...?

他足夠聰明,應該是不會的。

但為何Sans從來都不展露笑顏呢?

 


 

「這個。」Sans遞給Gaster一條與Papyrus的兒童圍巾有著相似顏色的寬圍巾。

是啊,溫暖明亮的橘紅色最適合Pap了。Gaster點點頭。

那麼獨立知性的藍無疑屬於Sans,Sans每天穿的藍色大衣是他某年聖誕送的。

他瞥了一眼走在身後的兒子,現在也是,他不嫌棄的一直穿著它啊。

一串電話的鈴聲打破父子歸家途中的沉默。

「......啊,是的陛下,我馬上過去。」Gaster轉過身來,「陛下說Alphys昨天協助完成了核心,希望我現在過去檢查一下...」

「...Sans...?」

「別去。」

「你知道的,這是國王的命令啊......」

「那Pap怎麼辦?」

「......帶禮物回去給他,邀鄰居一起慶...」

「如果該死的皇家科學家不是你,我們是不是就有更多時間相處!?」

「......」

「快去吧。」

熟悉的破空聲劃過,Sans知道Gaster瞬移走了。

他說不清楚自己的腦袋為何開始發熱。

嗯,回家,現在回家...Pap在等著...

 


 

核心爆炸的前一秒,Gaster滿腦子仍是Sans剛剛悲憤的眼神。

沒有太多痛覺,他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漸漸化為不可見的微粒。

魔物的身軀是很脆弱的,若他在裡頭察覺不對的那剎那沒有空間移動,是否連塵埃都不剩了。

好像只是靈魂碎裂而已,依照核心的能量,他的意識將會散布在時空的角落吧。

心中這時尚存悲戚,Gaster稀罕的發覺自己有些迷網。

...或許現在也不得不放下了吧...?

「Gaster!」

他睜開扭曲的雙眸,見到的是他最掛念的人。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快離開,爆炸後多少會殘留些放射物質...」

「都這時候了你還說這什麼話!我現在就去找人來...」

「不必了,Sans。」他伸出即將消逝的手撫摸跪在他身邊的骷髏的臉。

淚濕了隨風飄散的塵埃。

「父親......」Sans方才覺得渾身不對勁,正循路尾隨時猛然一聲巨響,奔來已是這副無法挽回的光景。

......他剛剛應該更強硬的留住Gaster的......

聽見那久違的稱呼,Gaster輕輕的笑了:「別哭了Sans,在最後...

笑著送走我好嗎?

答應我你會笑著活下去,好好照顧Papyrus,好好陪他長大...」

Sans露齒一笑,淚卻仍是不受控制的落下。

「說好了。」

Gaster取出右眼的靈魂碎片,那賦予了他很特殊的力量,這是他現在唯一能留給Sans的,最後的禮物了。

他將澈藍的靈魂能量緩緩覆在Sans的左眼後,他已身處很遠很遠的未知。

 


 

那之後,為了扶養Papyrus,Sans勢必得找個高薪的工作。

他不打算繼承崇高的父業,因為某些情緒因素,他再也不想進入那間實驗室了。

那麼,就只剩那個壓力最沉重而空缺許久的職位了。

「殿下,請將最終審判廳交給我吧。」

「你進入皇家衛隊不到一個月,恐怕......」

Sans燦爛的衝著國王一笑。

「如果我說,我繼承了Gaster的能力呢?」

「哈哈好吧,向我證明你的實力吧。」

Asgore放下茶杯,取出三叉戟毫無預警就往骷髏揮去。

藍芒一閃,破空之聲響起之處,徒然無物。

Asgore笑了,「真有趣哪,讓我想起了當年的某人,我未來的最終審判官。」

 

「SAAAAAANS~有個問題偉大的Papyrus一直想問你!

為什麼雪村的房租這麼貴你還付得起啊?

看你每天在小小的哨崗不是偷懶打瞌睡就是跑不見蛋可以拿這麼多錢啊?」

「呵呵你說呢?」

「你跑不見時到底去哪裡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

「這是祕密。沒什麼營養的話題對你不好別講了啦~」

「我上次問老爸是什麼樣的人你也這樣講!」

「你真的忘記啦?不過你的確還小...」

Sans瞇起左眼,調皮的笑著:

「老爸他是一個理性的骨頭腦袋!」

 

-全文完-

 

以下扔圖TIME (ノ>ω<)ノ

image.png

最近老愛人形化XDDDDD

總之練練手感!?

我畫人其實還不能看啊啊啊啊啊啊(つд⊂)

Snowdin.png

這是一篇GS文但這裡SF亂入(╯°▽°)╯ ┻━┻

改天要來寫SF

還有SP也還沒寫030

鳩都除了這篇cp我只寫過ST啊啊啊啊啊Σ(;゚д゚)

Sans X Toriel <The Promise>傳送門

最後丟張草稿作結

草.png

帥帥噠Sans可是我不忍塗色嚶嚶。・゚・(つд`゚)・゚・

誰來救救我的塗色~~。・゚・(つ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熊 的頭像
白熊

白熊的世界

白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